▶ 1976名家书法网
新闻详情
刘峥老师闲聊书法
浏览数:53 

刘峥老师闲聊书法

■“规矩”手下有两个弟子,一个总想着与师傅时刻保持零距离,另一个却想着打破师傅的约束另立新的门户,时间长了,前者成了技术,后者成了艺术。

■喊卡拉OK的,即使做了“麦霸”,也不会去找音乐学院叫板;扭大秧歌的更不会去要求跳芭蕾也要锣鼓家伙上场咚咚锵——说人家的觉悟高到不一定,但至少人家明白有专业和业余的区别。“我”看的懂、能认识你写的是什么字,你写的那就是“呱呱叫”,否则,你就什么也不是——以自我代表众多,以个人标准取代专业标准,看热闹的往往比看门道的还要内行和权威,这种事只有面对书法时才有可能发生。

■写字是个长期投入的事儿,不仅是时间和精力,当然也包括人民币。可想想,现如今弄点什么能让自己高兴的事儿不得花钞票?200块钱,不够唱歌、跳舞、喝酒、打牌。。。。。。。一晚上消费,但能扛回来一、两刀宣纸——自己哄自己高兴,怎么也够“糟蹋”一个月的了。所以由此看,写字应该是所有“娱乐”中性价比最高的一个。

■传统是个符号,今天之前的所有都可以成为这个符号的内容。如此,传统才有了包容,才有了纵深,也才有了鲜活的生命。一旦将传统凝固于某一个点上,传统没了前因后果,少了左右邻居,孤家寡人,这样做的结果,不是把传统憋死就是让传统把自己憋死。

■笔法这东西挺玄的——不是他本身,而是后来的人们那些总结归纳。于是,突发奇想,谁要把吃饭时用筷子往嘴里送菜这动作给总结总结,是不是也能弄出许多条“法理”来呢?肯定可以。只是估计谁要真照着这“法理”吃顿饭,看着是高深莫测与众不同别具风采了,但吃不了一半估计自己先得累晕了。吃到肚里都是饭,饱了才是硬道理,玩得挺玄也显得高雅神秘,守着一桌子美味饿着肚子的滋味也只有自己明白。太把古人那这般那样的“笔法秘籍”当回事,写字时总惦记着这个,字写的也一样很累。

■一部《红楼梦》,有人用它来解析历史,有人通过它来了解世俗风情,还有人把它当作“黄色”小说,这些不同的阅读方法,估计曹雪芹先生在写书的时候是没有想到的。白纸黑字的文学作品尚且如此,将文字艺术化、抽象化的书法见仁见智就更无法避免。对此,没必要非要去求其一统,看门道不用说也自然会看出道道,对看热闹的说破天他眼里也还是热闹。

■从历史渊源上看,相声和二人转是地地道道的民间大众文化,通俗甚至说“俗”是他们得以流传和为人们喜闻乐见的基础。书法存活于文人士大夫之间,身上很长时间披挂着一件“精英”的外衣。时至当今,相声和二人转正在脱离自身的通俗去追求高雅,书法也在摆脱身上的高雅去追求通俗。于是,本该“进万家”的相声、二人转进了剧场变得有点“孤独”;本该“孤独”的书法开始“进万家”。是物极必反,还是以崇尚通俗、流行、商品、娱乐为特征的快餐式大众文化的必然?

■书法在今天早已不是写字那么单纯,也远非艺术那样纯粹。以地位论等级,凭官职定优劣,看头衔论价值等等依然是不少人心中颠扑不破的书法鉴别评判“标准”。想想也挺有意思,现如今的书法,可以在某些人眼里被神圣成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,神秘莫测,高不可攀;同时也可以在另外一些人心中泛滥为大众文化娱乐休闲的道具。不论谁写没写过字,也不论谁究竟是不是知道什么是真草隶篆;更不论谁是否真的明白二王父子之间究竟有没有差别,只要愿意,谁都可以说书法,谁都可以讲书法,谁都可以非常在行的评价书法。同其他艺术相比,书法无疑是一门自由度最大的艺术——既不需要舞美、灯光、伴奏等等的辅佐,也不受时间、地点、场所的限制,只要想学习、想创作,一枝毛笔一瓶墨汁几张纸随时都可以进行。可书法现在又是一门受约束和限制最大的艺术,写的不像古人了不行,写的太像古人没了个性也不行;学古人叫“书奴“,学今人叫“跟风”;人人都能看明白的说你是媚俗,看不明白的又说你是糟蹋书法艺术。美与丑、雅和俗、传统与创新——人们纠缠于文字与概念之间废寝忘食、乐此不疲。

■国人素来有宠官、认官、向往官的传统。这传统在以传统继承为第一的书法人这儿更被继承的完完整整。当年李世民一夸兰亭序,把王羲之捧成书圣,更把兰亭定成了标准。李世民如果是平头老百姓,有这心估计肯定也没这力。你算老几?你喜欢兰亭序,你二大爷还喜欢墓志呢。今天,写字对于人们“官念”和“官”欲的实现变得更加直接。卖了一辈子豆腐,想做官肯定没机会了。但写字这就可以——主席做不了,副主席、秘书长、哪怕是个副秘书长也由此沾上了官气;国家的、省、地市县的不可能,村里、乡里、豆腐行业的还是大有机会。这样一来,书协自然成了一种地位象征。书协的主席、副主席不但有地位,而且还有了号令天下的权利,有了引导大家的资本。书协组织也因此在人们眼里有了三六九等的区别——中国书协比省书协高级,省书协比市书协高级。。。。以此类推。有人说,目前中国书坛存在的种种不尽如人意是书协造成的,是体制造成的。其实,不如说是人们观念决定的。改组书协难,改变现有体制更难,改变人们的观念更是难上加难。书协是表象,机制是缘由,观念则是这些表象与缘由存在的基础的基础。

■如今社会和谐、教育普及、文化昌明,学书法、喜欢书法的人可以说是浩浩荡荡。这种繁荣,说明了书法这门古老艺术在当今现代生活中依然是身体强壮、魅力四射。毋庸置疑,这是特大的好事儿,值得高兴。喜欢的人多,自然这样那样的书法家也跟着就多,对书法的解读、评判也就五花八门。过去,老领导、老同事会笑眯眯的对你说:“给我写张字吧,我替你裱糊一下在家里挂挂,给你宣传宣传”——尽管有些居高临下,但总还有点请求的意思和助人为乐的精神。现在,谁见到你都可以很严肃的告诉你:“你写的这是什么呀?我都不认识啊,这么瞎涂乱抹可不行。”书法成了谁都可以供奉的“爷爷”,书法人却变成了人人可以教育的“孙子”。书法的体格再健壮,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生存空间和生活质量,也很可能因为水土不服闹毛病的。

■适逢改革开放30周年,电视里每天都在播放着各种回顾节目。电影《小花》、《庐山恋》、《芙蓉镇》和歌曲《乡恋》、《军港之夜》等等这些在当时饱受争议甚至遭受过严肃批判的作品,如今已经成为展现、回味那个时代的艺术经典。同样经历了30个春夏秋冬的书法,有许多的东西也需要今天重新去认识和评价。

■听歌、唱歌的人,从来没有谁去关心这首歌的演唱者是不是音协的主席或者理事、会员——唱的好才是硬道理。什么时候,公众面对书法作品也能有如此表现,书法也就将变得比任何时候都更加茁壮。


刘峥书法官网 刘峥高清书法 书法家刘峥 刘峥书法作品欣赏 刘峥书法作品价格 刘峥简介 刘峥书法作品欣赏刘峥书法官网 刘峥书法 刘峥书法讲座 刘峥书法培训 刘峥书法形式的构成 中国名家书法网 书法网 书法论坛 书画展厅

http://www.mj1976.com/pd.jsp?id=223&_pp=3_3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