▶ 1976名家书法网
新闻详情

汉庐师生书画篆刻展癸巳卷后记

浏览数:36 

  1996年,赵庆元老师因事去杭州,临沂市艺术学校的书法课安排我来带。那时候我刚刚从中国美术学院回来两年,没结婚,有足够的时间与学生们朝夕相处,天天陪他们疯狂刻印、练字。感谢赵老师的信任与托付,感谢学生们的努力,艺校的教学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。

  我从来认为艺术是不可以自学的,现代与古代的教育方式完全不一样。就我个人经验来讲,书画篆刻的学习适应于私塾式的、小班制教学。正确的书法观念远比娴熟的技法更加重要,这是“授人以渔”和“授人以鱼”的问题。谁都会说学习书法要临摹传统,可是到具体操作的时候,如何临摹?其标准是什么?要求是什么?临摹的含义很广,什么是临?什么是摹?什么是实临、意临、对临、背临、节临、通临、摹帖?笔法、结构、空间、笔势、中轴线等方面临摹时要关注什么?这许多方面如何排序?具体手法是什么?这每一个环节都需要细致的指导,而不是泛泛的说辞。

  我习惯带领学生们临帖,逐字分解动作,一点一画剖析,点画的起、行、收看似简单,却是内蕴无限。孙过庭说:“察之者尚精,拟之者贵似”,赵孟頫道:“学书在玩味古人法帖,悉知其用笔之意,乃为有益。”学古人,技术的揣摩很关键,点画质量不过关,临帖只是笑谈。临摹经典只有像了才说明观察力与书写能力是到位的,而这种到位是学习书法最基本的要求。“拟不能似,察不能精,分布犹疏,形骸未检,跃泉之态,未睹其妍,窥井之谈,已闻其丑”。别人唯恐自己有古人,唯恐作品个性不强;我们则是唯恐有自己,我们愿意做古人的奴仆。本次展览以临摹作品为主,我们重视创作,更加推崇临摹,入古不深,创作无从谈起。无论书画篆刻唯有学古才是出路,吴昌硕为美国某博物馆题字---“与古为徒”,这四个字蕴含了深厚的道理。

  书法教学方法很关键,从教师的角度来讲,学生都是可造之材,没有教不好的学生,只有不会因材施教的老师。中国美术学院的传统从吴昌硕、潘天寿、沙孟海等老先生一脉过来,流传有序,这是其他高校所不能比拟的传承。我有幸在自己很年轻的时候得以接受中国美术学院的系统教育,刘江、马世晓、章祖安、王冬龄、祝遂之、陈振濂、蒋进、陈大中、汪永江、来一石、吕金柱、白砥、金铮等老师们的悉心教导,提高了我专业水平,影响了我待人处事,促使我独立思考书法问题。美院的学习虽然短暂,饮水思源,师恩如海,做学1996年,赵庆元老师因事去杭州,临沂市艺术学校的书法课安排我来带。那时候我刚刚从中国美术学院回来两年,没结婚,有足够的时间与学生们朝夕相处,天天陪他们疯狂刻印、练字。感谢赵老师的信任与托付,感谢学生们的努力,艺校的教学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。

  我从来认为艺术是不可以自学的,现代与古代的教育方式完全不一样。就我个人经验来讲,书画篆刻的学习适应于私塾式的、小班制教学。正确的书法观念远比娴熟的技法更加重要,这是“授人以渔”和“授人以鱼”的问题。谁都会说学习书法要临摹传统,可是到具体操作的时候,如何临摹?其标准是什么?要求是什么?临摹的含义很广,什么是临?什么是摹?什么是实临、意临、对临、背临、节临、通临、摹帖?笔法、结构、空间、笔势、中轴线等方面临摹时要关注什么?这许多方面如何排序?具体手法是什么?这每一个环节都需要细致的指导,而不是泛泛的说辞。

  我习惯带领学生们临帖,逐字分解动作,一点一画剖析,点画的起、行、收看似简单,却是内蕴无限。孙过庭说:“察之者尚精,拟之者贵似”,赵孟頫道:“学书在玩味古人法帖,悉知其用笔之意,乃为有益。”学古人,技术的揣摩很关键,点画质量不过关,临帖只是笑谈。临摹经典只有像了才说明观察力与书写能力是到位的,而这种到位是学习书法最基本的要求。“拟不能似,察不能精,分布犹疏,形骸未检,跃泉之态,未睹其妍,窥井之谈,已闻其丑”。别人唯恐自己有古人,唯恐作品个性不强;我们则是唯恐有自己,我们愿意做古人的奴仆。本次展览以临摹作品为主,我们重视创作,更加推崇临摹,入古不深,创作无从谈起。无论书画篆刻唯有学古才是出路,吴昌硕为美国某博物馆题字---“与古为徒”,这四个字蕴含了深厚的道理。

  书法教学方法很关键,从教师的角度来讲,学生都是可造之材,没有教不好的学生,只有不会因材施教的老师。中国美术学院的传统从吴昌硕、潘天寿、沙孟海等老先生一脉过来,流传有序,这是其他高校所不能比拟的传承。我有幸在自己很年轻的时候得以接受中国美术学院的系统教育,刘江、马世晓、章祖安、王冬龄、祝遂之、陈振濂、蒋进、陈大中、汪永江、来一石、吕金柱、白砥、金铮等老师们的悉心教导,提高了我专业水平,影响了我待人处事,促使我独立思考书法问题。美院的学习虽然短暂,饮水思源,师恩如海,做学生的未敢一日忘怀过。陈国斌、刘彦湖、张羽翔诸位老师、我研究生的导师蔡智先生在专业上悉心指导多年,学生在此道一声:感谢!

  人海茫茫,冥冥中有一种缘分,不会因为关山万里而隔断精神的交流。汉庐七十余人,男女老少,年龄差距大、性格各异,因为翰墨因缘而成为一个大家庭。年长的赵老六十开外,最小的彭淦、胡光才刚刚读初中。汉庐中母子做同学、夫妻做同学、姐妹做同学,例如冯幼蕾与儿子帅群、孙成满与儿子胡光、王攀与女儿孙奥、杨清云与女儿扬扬;薛雯元与丈夫王涛、张文昌与妻子李和梅、徐林与妻子李爱萍、朱中石与妻子王倩、付海与妻子高新菊;顾健晖与表妹陆恒、刘慧慧与姐姐刘彩婷等等。我们一起临帖、一起讨论、一起做饭、一起饮酒、一起访碑、一起看风景,每天工作室里总是充满了欢笑。不管是在京华、琅琊、钱塘、阳羡、曲阜还是在其他地方,我们陶然忘机、沉醉笔墨、流连于良辰美景。

  远在北京、深圳、南宁、太原、泰安、曲阜等各地的诸位,假期总是要集合在一起上课;在县区的则是每周都来交作业,他们风雨无阻,感谢兄弟姐妹的执着与信任!“二人同心,其利断金”,这是《周易》的话语,汉庐同仁都有这么一种坚强的韧性,我们会走得更远。

  此次展览是继去年在沂南“西山爽气---汉庐书画篆刻展”的又一次,我们称为癸巳年展;通过展览检验自己,也向师友、同道汇报,讨教我们新一年的学习心得。嘤其鸣矣!求其友声,师友、同道的建议是我们前行的动力,有你们的呵护与指导,我们不再迷路、不再怯弱。

  对多年来一直关心、呵护我们成长的领导、师长、同道们致以诚挚的谢意!

  金鹰总店孙科总经理无私支持我们的展览,特此鸣谢!

  天道酬勤,功不唐捐。生的未敢一日忘怀过。陈国斌刘彦湖张羽翔诸位老师、我研究生的导师蔡智先生在专业上悉心指导多年,学生在此道一声:感谢!

  人海茫茫,冥冥中有一种缘分,不会因为关山万里而隔断精神的交流。汉庐七十余人,男女老少,年龄差距大、性格各异,因为翰墨因缘而成为一个大家庭。年长的赵老六十开外,最小的彭淦、胡光才刚刚读初中。汉庐中母子做同学、夫妻做同学、姐妹做同学,例如冯幼蕾与儿子帅群、孙成满与儿子胡光、王攀与女儿孙奥、杨清云与女儿扬扬;薛雯元与丈夫王涛、张文昌与妻子李和梅、徐林与妻子李爱萍、朱中石与妻子王倩、付海与妻子高新菊;顾健晖与表妹陆恒、刘慧慧与姐姐刘彩婷等等。我们一起临帖、一起讨论、一起做饭、一起饮酒、一起访碑、一起看风景,每天工作室里总是充满了欢笑。不管是在京华、琅琊、钱塘、阳羡、曲阜还是在其他地方,我们陶然忘机、沉醉笔墨、流连于良辰美景。

  远在北京、深圳、南宁、太原、泰安、曲阜等各地的诸位,假期总是要集合在一起上课;在县区的则是每周都来交作业,他们风雨无阻,感谢兄弟姐妹的执着与信任!“二人同心,其利断金”,这是《周易》的话语,汉庐同仁都有这么一种坚强的韧性,我们会走得更远。

  此次展览是继去年在沂南“西山爽气---汉庐书画篆刻展”的又一次,我们称为癸巳年展;通过展览检验自己,也向师友、同道汇报,讨教我们新一年的学习心得。嘤其鸣矣!求其友声,师友、同道的建议是我们前行的动力,有你们的呵护与指导,我们不再迷路、不再怯弱。

  对多年来一直关心、呵护我们成长的领导、师长、同道们致以诚挚的谢意!

  金鹰总店孙科总经理无私支持我们的展览,特此鸣谢!

  天道酬勤,功不唐捐。

 

   汉庐师生书画篆刻展癸巳卷后记 汉庐博客 书家轶事 书法培训心得 中国名家书法网 中国名家书画网 洛阳书法网 洛阳书画网 洛阳牡丹花 书画家官网 书画导航

    http://www.mj1976.com/col.jsp?id=1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