▶ 1976名家书法网
新闻详情
画家,不写字行吗?
浏览数:89 

项堃:(以下简称项)我们这期栏目主要围绕“画家不写字行吗?”这个话题来展开,当然我这里所指的画家是“画中国画的画家”。陈传席:(以下简称陈)中国的画家不写字肯定不行。

外国画主要是技巧,中国绘画是一种文化,外国画讲究科学,人体比例、解剖、色彩、光线,中国绘画是讲哲学的,役有文化是不行的,没有书法更不行。尤其是写意画,写意画家如果不懂书画的话,永远画不好,绘画格调也上不去,而且一个人书法功底有多深,绘画就有多高,他的水平格调有多高,绘画就有多高,一个都不例外。我们看黄宾虹的书法,产生黄宾虹的绘画,齐白石的书法产生齐白石的绘画,潘天寿的绘画其实也是他的书法,一样的。潘天寿书法的功底和内涵,且不评价,但是潘天寿的书法很有骨力,绘画也很有骨力,潘天寿开始是学吴昌硕,后来他认识到学得再好,也只是吴昌硕第二,甚至第二也当不了。后来他就思考问题,他在学习书法的时候提出一个理论,说书法不要学名家,不要学王羲之和颜真卿,因为大家都在学他们,你学了就很难突出出来,他认为要挑选一个大家不大熟悉的,但是很有个性的,而且是自己喜欢的书画家一学就和众人不一样了。项:任何一个书画家的作品其实就是他个人真我的“心迹”再现,这个是欺骗不了人的。

画家谢稚柳,刘旦宅,程十发,张桂铭书法

陈:我们看潘天寿的画,也就是他的字,你可以不承认他是书法家,但你必须承认他的画就是他的字,陆俨少提出来画家要四分读书、三分写字、三分画画,有人提出来七分读书,二分写字,一分画画。

元植:(以下简称元)这个比例太少了,我以为至少要三分写字。

陈:总之学中国画的画家,学书法下的工夫应该不亚于绘画,起码在学习期间是。创造期间画画可以多一点,我们说学习期间,书法和绘画的下力气至少应该平均。中国绘画尤其写意画,如果有捷径的话,就是练字,我的画一般人说好,我开始听了很高兴,后来我听多了也不怎么高兴,我觉得一个正确的批评是很难得的,有人批评得好,就是骂我我也要听。

项:一个画家不写书法是万万不能的.

陈:对,有的人说我的画意境很好,文气也不错,但是就是太弱了,讲我画弱的这个人名气不大,我非常感谢他。后来我给他寄了很多书,我觉得他这话很有道理,后来我就练字,开始写石门铭,回头再看就意识到了。你看墙上挂我这几幅画就比以前浑厚了,练字后马上功力就不一样了,所以练书法就是绘画的捷径。

元:石门铭很少有人练了,可能和你性格比较合适,它骨力内含,又飘逸,很倔强又不失儒雅。

项:早在唐代张彦远就有“书画同源”的说法。

陈:是的。

项:如果一个中国画家不写字,不读书,他很难真正认识到什么是中国画。

陈:画比文字要早,先有画后有文字,后来画画反而要借鉴书法,书法可以不借鉴绘画,但是绘画一定要借鉴书法。就是因为画画开始是工匠出身,没有文化的人画的,而写字是文人出身,文人观对待书法先进,带有研究性,文人研究字怎么写,他用中国传统的美学有的文人是皇帝养起来的专门研究人员,对书法文化有一个持续系统地研究。这些文人研究怎么样字写得好,怎么样起笔、转笔、运笔、提按,有变化就有了看头。绘画画直线是一笔下来了,另外一笔又是直线,那样画轮廓线就没有看头,但是用书法运笔看,它有起笔、运笔、有按有提,有变化,这个变化根据感隋变化,感情变出来以后字就显得很好看。提起来再转过来,有转折了,一波三折,像写小说一样,有曲折才有故事,才有内涵,才有味道。但这个内涵不光是运笔的变化,还有情绪在里面,这是一个。不但是情绪,最后还反映了你的学问。你有学问就显示有学问,没有学问也可以显示出来没学问。文雅人表现出文雅,粗野人表现粗野。


元:书法学好了牵扯到一大片东西,各种字体起码要学习一下,研究一下,诗词歌赋都是最基本的外延,真正的书法家身上承载的东西是很多的。

陈:真正的书法家也不可能是纯技巧的,纯技巧也成不了书法家,书法本身里面有学问、有技巧、有性情,技巧本身也表达性情,技巧本身就是一种学问,它不是截然分开的,没有学问技巧也达不到。

元:学问到了有领悟力了,才能写到一定的高度。基本的书法技巧在少年时通过训练就能得到,但是年龄大了之后,如果学问不与之俱进,那么手上的技巧就会僵化,甚至会走向反面。弄出很搞怪的东西。这种例子太多了,一些所谓的老明家,就是这样变成了“现世宝”还茫然不自觉。

项:现在全国美展大多数人都是画技不画道。况且现在的美术院校国画教学也不重视书法以及传统文化。

陈:全国美展那么多的作品,获奖怍品,见不出有多少文化内涵,有的全国得奖作品,题字都不通。

元:且不说书法怎么样了,文词都不通。

陈:有一个相当有名的画家,地位非常高,写了6个字错4字,“迎接澳门回归”,“迎接”的“迎”字多了一个点,“接”少一个横,“澳门”的“澳”多一横…….

刚才你说的教育体制问题,我们也可以谈一谈,中国的教育体制问题是十分严重,而不是九分严重。我们谈艺术方面吧,比如学中国画,中国画基础是书法、诗和古典文学,当然要有一定的哲学功底。现在学中国画的考的是素描和色彩,素描和色彩是研究创造西洋文化的基础,中国很多画家以前把素描学得非常精,一到笔墨的时候,素描就影响它,当然也许不影响,即使不影响,我觉得素描画得好,对中国画是有用的,但是书法、诗词等国学对中国文化的影响更大。把更大的东西丢掉了,次要的东西留着就是舍本逐末,书法不行,中国画格调就上不去,笔墨就不行;诗词不行,格调就不行;国学基础不行,国画肯定更不行。

书法、诗歌必须从小学学起,现在小孩为了考美院,使劲学素描,就没有时间学中国国学,国学就不行,进到学校里仍然第一学期学素描,学点外语,等到知道国学有用的时候就晚了,绘画可以晚学,书法不可以太晚,书法可以晚点学,但是不如早学好,读书更是越早越好,晚了效果不好,绘画晚学不要紧,因为中国画不是技巧是学问,学问越高对绘画越有好处。

扬卅八怪中格调最高的是金冬心,五十多岁学画,海派影响最大的画家是吴昌硕,基本五十多岁正式学画,50岁开始学画并不是太迟,齐白石、黄宾虹虽然学画早,认真学画也是很晚,齐白石五十多岁之前主要精力学诗,写诗,黄宾虹78岁之前主要研究学问,78岁后眼睛不行,写字不行,看字也不行,开始摸索画画,成为一大画家。中国画晚学一点可以,当然也不主张太晚学,但是中国国学和书法必须早学,吴昌硕和金冬心50岁之前书法、诗词相当好,都是一代宗师的水平,他有诗词、书法、国学的基础。所以五十岁学画才能成为一代宗师。

元:吴昌硕更是这样,在画画之前,书法和篆刻已经是一代宗师了。


陈:现在的教育制度反过来,先学素描、色彩,反了。咱们讲学外语,我认识一个人在国内学20年,在国外学20年外语,就赶不上他的儿子,他儿子只到国外一年就指出他的发音错误,因为他儿子很小,很小的时候学一年外语,比成年后学50年,还好比如40岁学外语到90岁,保证赶不上小孩子在国外一年,两三岁到国外一年,语言全部解决,你老了学50年肯定解决不了,所以年龄是问题。我们现在国画打基础的时候打西画基础了,这样的教育制度培养不出来国画大家,现在是不懂教育的人在管教育,这个问题很严重。人手不可相欺。

元:很多有识之士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了,但是怎么解决呢?

陈:中国是个权力社会,他就这么搞,你没有办法,真正有知识的人有大知识的人,都有骨气,有气节,不会拍马屁,当官的人喜欢拍马逢迎,真正大教授不会经常跑权势之门,不会到一个官僚家里去,有什么事情不找他,喜欢拍马逢迎的教授就不会有大水平,而那些人会顺着当官的意思讲。现在说是尊重知识分子,其实现在不尊重真正的知识分子,有的官需要小人,有的分不清楚君子和小人,有的分清之后更用小人,因为君子不合他心意,小人用着舒服嘛。有学问的人不会一味顺从别人,他尊崇一种道德。

项:以前历代画家没有哪一个书法不好的,现在的画家,写字的很少,比较悲哀的是很多人不知道书法的重要性,甚至很多人画了一辈子中国画,还没真正的认识到什么是中国画。

陈:现在大部分人不知道书法的重要性,也有少数人知道它的重要性,但是还是愿意在绘画上下功夫,明明知道这样好,但是不这样做,就是急功近利,赶紧画画卖钱。书法慢慢练,没有这个时间了。我认识一个人,他知道读书的重要性,读了一个星期不读了,他说读一个星期书没有效果,一个星期画素描贴得满满一屋。现在大部分人不懂,少数人懂了也不做,就是急功近利。黄宾虹78岁后才开始正式画画,齐白石那时候穷困潦倒了,按道理应该画画养家糊口,但是50岁仍把主要精力放在写诗上,最后还是成为了一代大家。


元:夜里睡不着觉,若想起一句好诗,就是累也要爬起来。

陈:黄宾虹、齐白石这些人之所以成为大画家,人家的眼光放得长。

元:齐白石真正靠画画养家是七十多岁以后。

项:黄宾虹的画比较理性,齐白石的画比较感性。

陈:齐白石的画“意”高于“法”,黄宾虹的画“法”高于“意”。元:两个人的出身经历不一样。

陈:黄宾虹也写诗,但是齐白石写的诗好,诗是靠灵性的。

项:他和吴昌硕的诗是两个风格,他的清新自然,吴昌硕的诗苍凉、悲凉。

陈:齐白石如果从小读书,像黄宾虹的家庭一样,最后可能更了不起,当然人也不能十全十美。


元:要想成为一个真正优秀的写意画家,应该怎么做呢,其知识结构如何构建?

陈:中国画家要有学问,要有国学的基础学问,西方的外语知识也很重要,但是对于中国画来讲,作用不是很大。我现在对中国画的前途有点忧愁,现在的环境和趋势对中国画很不利。因为50年代之前,中国人只要读7年书就够用了,毛泽东读了5年私塾,然后自学,基本上就够了。现在读17年都不够,外语不学就不行,物理化学不懂也不行,没有高中或者大学学历也混不下去,因为现在是知识爆炸的时代,时代的发展需要你学的知识更多。西方也要学,两方打基础比我们更厉害,西方的博士生以后未必有成就,但是他们的基本外语都相当棒,外国人研究中国美术史的不一定会绘画,但是他们对中国画优劣真假的鉴赏能力超过很多中国人,能看出画好在什么地方,中国画家画一辈子画,往往不知道好在什么地方。

项:所以说才气,文学修养,书法对每一个画家来说都是不可缺少的。

陈:书法是文人思想,文人参与就有文化性,绘画本来是工匠的事情,工匠没有文化的,所以绘画要向书法学习,借鉴书法才可以。北宋有一个书法家也是画家,主要是鉴定家,叫米芾,他收到好画和好字,有的文人有了好字不给他,他就用好画换,宁可把画去掉,好字要保留。以前文人对书法的重视高于绘画,绘画是自我娱乐,书法有很多使命,书法可以表达很深的意思,哲学境界非常高的对联,对人生有启发意义的内容经过书法写出来,就不一样,绘画当然有一定的指导作用,但它是有限的。你看我这个对联:“天与溪山优硕果,人推碑版冠群材”,人要有文化才可以,于右任说“古今人物之名望的高大,不是在他所做的官大,是在他所做事业的成功”,书法承载中国的学问更多。

项:绘画给人视觉感官上的东西会多一些,书法更多是精神灵魂上的,写字写得好的,他画里面的一根线足以让你回味无穷。

陈:中国绘画恰恰里面是书法,像我画那个梅花杆子就是书法的线条,我画那个鸟其实也是书法的用笔,鸟腿更是书法用笔。

项:前些日子听说一位老先生评“新文人画”,他说:新,不一定;文,没看见;人,不了解;画,就那样。我觉得说的很到位。

陈:有文化就是文人,没有文就不是文人,更谈不上新文人画,我看没一个有文化的。不会写字也没有学问,这是个大问题,连十三经都没有读过,他们说十三经是文史学者要读的,那不是,古人哪一个没有读过十三经? 《论语》才一万多字,我们现在一个博士论文就十万字,等于十本《论语》,《孟子》也就两三万字,《老子》就五千字,你读完有什么了不起的,何况你还没有读,说是文史学家的事,那文史专家可不是那一点知识了,十三经是文史专家的事情,史是历史学者的事情,读小说是小说家的事情,读诗词是诗词学者的事情,那你还读什么,文人不读十三经,不读一点诗词,怎么可能叫文人?

元:按照我们刚才说的这些标准,您说我们改革开放这30年来有没有出现坐标式的人物?

陈:没有,现在还没有出现,这种教育体制和现在的形式,都决定出现不了像黄宾虹这样的大师级人物,但是小特色人物出现了,虽然小但是很好,虽然好但是还是小。

元:你对更年轻的一代有没有观察?

陈:我观察不多,现在也没有出现太有出息的人物,因为更年轻,多少年后可能才会浮现。

元:70年代这一批呢?

陈:没有看到了不起的人物,但是很年轻的这一代人可能会出现大人物。我招的学生当中有的还准备考博士的,小女孩,诗词写得不错,引导一下就能成才。

元:对70年代这一批人,知识结构相对完备一点,如果碰到好的先生引导,应该能有成就。

陈:但是他们缺少很重要的东西,就是他们这代人没有受过多少挫折,没有受过多少困难,没有受过太多屈辱,所以不会有大成就。

元:我认为诞生一个优秀的写意画家很难,多种因素加诸一身才可以成就这么一个人,难道必然要有血和泪的锤炼,才可以催生这么一个人物吗?

陈:人要有相当不平凡的经历才能成功,和别人不一样的经历,像黄宾虹从小生在商人之家,南北奔波,到处奔波,遇到清朝腐败,对国家也很痛惜,后来反满,做了志士,对不良现象大胆斥责,他有很多经历,也遇到很多苦难,才成就了他。一个苦难,还有经历丰富,都十分重要。

像齐白石也是遇到很多苦难,后期是好一点,后期再好也还是经历了苦难。以前的人也是这样的,皇族生活的人就表现富丽堂皇的东西,李思训就是在宫廷里面生活的,但是他更多的成功,也是在武则天迫害李家王朝的后代之后才出现的。

还有王诜,他妻子死了,他和苏东坡关系比较好,苏东坡被王安石打成保守派,他也被赶走,先赶到四川,又到阜阳,受了很多罪。他的十个妾不但是大美女,而且是大歌唱家,大舞蹈家诗写得非常好,都是大艺术家,后来被卖出去了。有一次在荒凉的地方,他突然听到一首很好听的歌,后知是被自己卖出的妾,他很伤心,写了很多诗。

我有一个朋友,青云直上,很赞成吴昌硕老辣的风格,但是他的画风格就很甜润,他自己的生活很甜润,老婆也很漂亮,一儿一女也很有出息,笔下就是甜润的,虽然希望自己出现老辣,但是笔下就出现不了,所以苦难的经历也是一个人成功的因素之一。我们70年代的人学习条件好,生活条件好,但是他们没有经历过挫折和苦难,家里保护得很好;第二个原因是他们的老师那一代人没有文化。

唐云,沈柔坚,陆俨少,赵冷月的书法

项:根有问题

陈:你学书法,以前的私塾先生哪一个字不好?有文化字写得好,就可以当你老师,他是70年代出生的,他老师也就是五六十年代出生的,他们那一批人包括再早几年,他们就没有学好,所以没有办法教他。

元:就包括60多岁这一批人,正在风头浪尖上这一批人,其实也是先天不足。

陈:解放前后出生的,在他们需要学习的时候,已经是60年代,那时候搞阶级斗争了,有的上大学两年多就上了两个月课,搞斗争,两个月课还讲阶级斗争课,没有学过多少东西。

项:那一批人书法写得好的很少。

陈:在我们读书时80年代初的时候,基本上90岁那一批人厉害,六七十岁的不行,90岁那一批人经历过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,经历不一般。

项:那时林散之还健在。

陈:我们那里几个90多岁的老教授,水平很高,老先生都不愿意看林散之的,但是就他那个水平,在同行中已经是佼佼者了。

元:还有上海朱复戡也是一个厉害人物,朱复戡横行上海的时候,林散之还在当农民呢。

陈:我们老师叫唐圭璋,一代词宗书法简直不得了,后来让他写字他不写,他说是雕虫小技,他一生主编唐宋词,辽金、词、词苑丛话等等,他词也写得好,看不起专门写字的。

元:还有北京的顾随,书法很厉害的,写得不错,吴玉如也不错。

陈:马一浮并不是专业书法家,也是做学问的,鲁迅的字谁能赶上?我看马一浮也不见得赶上他。

项:鲁迅的字好,周恩来的字也不错。

陈:周恩来的字非常厚道。

元:他和吴玉如是同班同学。

项:人民美术出版社也是周恩来题的社名。

陈:税收、中国税务、中国民航都是他写的,周恩来的字相当好。毛泽东的书法谁赶得上?没有,朱德的书法谁能赶得上?现在的书法家协会领导能赶上?连林彪的字都不如,林彪就是打仗的,没有练过字,但是字很好。现在这些人根本就不行,中国以前的老私塾先生从小就受书法教育,科举取士、身、言、书、文,书法很重要的。

项:现在很多画家不写字,他的画就很难进步,到一定时间还反而退步了。

陈:肯定退步,有学问的人越画越进步,没有学问的人越画越退步。李奇画毛泽东29岁,这次展出来的是鲁迅像。为什么30多岁画得好?就是技术好,后来不好,一个是书法功底不行,主要是因为学问不行,技术会退步,年轻的时候会有朝气,老了朝气就没有了,就只有浊气和暮气。小女孩不打扮也漂亮,老了打扮也不漂亮了。但是老了,气质就非凡我有学问,有老头的风度就不一样,为什么叫学者风度,学者读书多,自然有风度,腹有诗书气自华,为什么不讲画家风度呢,也不讲作家风度呢?作家虽然写了很多书,读书未必多,有的画家有风度,还是靠他的学问,读书多的人气质就不一样。学问很重要的,没有学问不行,现在这一批人急功近利,三十岁画不能卖钱就该行了。


当今中国收藏十大怪 中国名人书法网 中国名人书画网 中国高端书画网展 书画导航 河南名人书法网 书法家网 河南书法网 艺术黑幕 艺术市场分析 书画投资 书画收藏

内容来自网络